松鼠小旺(31-40)

清水,无CP,不定期存稿

31
没过多久,树洞里就装不下安小鸡了,但他还不会飞,所以小旺给他在旁边的树枝上搭了一个又大又结实的巢。安小鸡的蛋壳留在树洞里,变成小旺的床。
为了养活安小鸡,老金和小旺每天都要多捉几条鱼,用柳条串了带回来喂他。
某天,小旺照常在嘴里塞满坚果跟着老金去河边钓鱼,但是到了河边之后,他只顾托着圆鼓鼓的两腮发呆。
老金心里咯噔一声,问他又怎么了,他回答说:“我忽然想,不知道what这个神奇的物种能活多少个冬天,如果安小鸡活得比我们久,将来谁喂他呢?”
32
老金伸出爪子拍掉他尾巴上的柳絮,“等他会飞了就能够自己觅食了,既然长了翅膀,将来一定能飞。”
小旺觉得老金说得对,放下心来开始吃坚...

30 Apr 2017

松鼠小旺(00-30)

清水,无CP,不定期存稿

00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山谷里有一大片森林,一条河从山谷间流过,有时弯成S形,有时弯成W形,长年住在河边的龟老说这是因为这条河给大家提供食物,SW代表食物。但河对岸的老厄说明明是S形和M形,动物们问他那代表了什么,老厄摇着三角形的脑袋叹气说:“说了你们也不懂,你们这些文盲。”
01
某天老金趴在树枝上晒太阳,听头顶上两只松鼠叽叽喳喳闲聊。老金不吃松鼠,平时也不听松鼠聊天,不过今天松鼠们的话题是他,所以他觉得不妨尽尽猫科动物的义务给予一些好奇。
“你看你看,他的皮毛多光滑啊!”
老金觉得这只挺有眼光,嗓音也不错。
“但他显然是猫科动物呀!”
“他的尾巴,多么粗壮!”
老金懒洋洋...

13 Apr 2017

非绝地学徒 -10/10

-- Chapter 10 -- 

安纳金觉得整件事解决得非常圆满。虽然他赌气结婚的时候几乎不抱什么希望,但是欧比旺放任私欲战胜理智来抢婚还是足以证明他有多么在乎自己的,这份证明让他心中暗暗高兴;另外他也很高兴让帕德梅的政治前途一片光明,让帕尔帕庭也不必再为这件事操心劳神,可算是为议长分忧解难为共和国效力;而且他认为这件事对他和欧比旺的关系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影响,虽然欧比旺不高兴但是他的做法符合欧比旺一直教育他的牺牲奉献的精神,在他心里他们俩是一体的所以这是他们俩共同的牺牲。他们俩是一体这个表达让欧比旺心里热热的,虽然他觉得安纳金这种需要用出格的甚至有些疯狂的行为做证明才相信自己被...

15 Feb 2017

非绝地学徒 -9/10

-- Chapter 9 --

克隆战争正式打响之初共和国方面普遍认为这是一场正义对抗邪恶的战争,叫嚣着分裂共和国的邪恶势力虽然来势汹汹但很快便会被正义的一方战胜,整个过程不会超过半个标准年,但实际情况是独联连续打赢几个关键战役,迅速吞并了几百个星系,于是科洛桑的议会立即决定增兵。独联的连续胜利当然离不开帕尔帕廷的情报,他这样做的目的正是为了让战争全面爆发,让克隆人军队的兵力达到足以消灭所有绝地的规模,同时让战火烧遍每个星球,摧毁一切社会秩序和道德准则,让人们渴望英明神武的救世主从天而降结束战争带来新的秩序哪怕是独裁式的,只求能拯救他们免于死亡和痛苦。虽然建军法案遇到了重重阻力,但军队一旦建...

15 Feb 2017

非绝地学徒 -8/10

-- Chapter 8 --

考虑到安塔4上面事态严重,帕德梅没有回纳布而是带着朵梅直接从奥德朗出发前往科洛桑,同时通知泰弗队长带上他的手下去科雷利亚待命,会合之后再一同去安塔4代表共和国调解冲突。在议长的关照之下安保人员优先给帕德梅和朵梅做好身份登记,让她们能够自由进出议会大楼,然后帕尔帕廷和她亲切交谈了几分钟,叮嘱她注意人身安全,如有疑问尽管随时直接联系他,然后让秘书把整理好的爆炸事件前后的各种情报交给她,最后指派安纳金为她的贴身护卫。

安纳金提出让欧比旺也加入,帕尔帕廷的目的是让他和帕德梅单独相处,让安纳金有更多机会英雄救美,所以用疑问句问欧比旺是不是还有其他工作要忙。欧比旺假装没...

15 Feb 2017

非绝地学徒 -7/10

-- Chapter 7 --

(脱肉版)

帕尔帕廷本人对这次访问的结果颇为满意,分裂势力日渐壮大,绝地们疲于奔命,星系之间人种之间的小规模冲突不断,让恐惧和憎恨的情绪在星系之间蔓延,一派巨大的动荡之前那种压抑不安的理想景象。对于安塔6事件虽然他通过塔金达成了报复的目的但是回想起来仍然让他觉得憋屈,可惜塔金利用这件事重提建立军事力量的法案没得到议会通过,不过他相信机会将来会有的,如果没有机会那么他就创造机会。另外他通过杜库授意部分议员利用安塔6事件提出一项关于建设全面安全监控网的预算案,他的目的一部分是为了直接监控更多星球,但更重要的是借着在科洛桑布置监控网的机会再次把绝地推上舆论的风口浪...

14 Feb 2017

非绝地学徒 -6/10

-- Chapter 6 -- 

这次议长选举被迫取消打乱了帕尔帕廷的计划。他原本计划用下一个任期的四年时间集聚更多兵力物力财力,同时好好tiao-jiao折磨安纳金给他做好充分准备再把他转变成为一个西斯学徒,然后在最后一年发动战争。但是依眼下的形势他不信任杜库会为他在一年后的选举中操纵投票,他更倾向于相信杜库已经将谋杀他的计划搬上日程,所以眼下他手中只有一个标准年,不得不抓紧时间布局,同时得把分裂势力里面不受杜库控制的那几个团体攥在自己手里。为了这些,他决定以议长的身份出访一系列主要星系,表面上是去直接听取各星系执政者对共和国议会的意见建议批评鼓励等等这些,议会的政客们普遍解读为...

14 Feb 2017

非绝地学徒 -5/10

-- Chapter 5 -- -- 结发 --

科洛桑没有变化,还是像三年前一样拥挤忙碌。帕尔帕廷让他们先去他的办公室,因为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见他亲爱的孩子。见面的场面非常温馨,他给了安纳金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端详着他说孩子长大了实在太让人欣慰,还向欧比旺表示由衷的感谢。见到安纳金长得这么出众,他对欧比旺的感谢至少有一半是真心实意的,虽然这个绝地小毛头杀掉了他的得意门徒——当然小毛头现在变成了小毛脸——但是如果现在是摩尔为他效力而不是杜库,那么要干掉摩尔用安纳金来替代似乎会很困难,而杜库已经这把年纪,要干掉他想必比干掉正值壮年的摩尔容易,所以也可以说有失必有得...

14 Feb 2017

非绝地学徒 -4/10

-- Chapter 4 --

(本章有血腥内容)

欧比旺的新年由一个不眠之夜开始。安纳金的举动让他非常吃惊,不由得先怀疑是不是他会错意自作多情,但是一旦接受安纳金喜欢上他这个假设,那么这孩子之前的情绪和行为就都解释得通了,让他翻来覆去也想不出更合理的解释。于是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他应该如何处理这份感情。断然拒绝肯定不行,他不想伤到安纳金。迂回拒绝肯定也不行,安纳金在感情上不会迂回。然后他想到把安纳金送回科洛桑交给帕尔帕廷,分开一段时间,避免产生不应有的羁绊,但是安纳金的训练尚未完成,他过于依赖感觉,还不能很好地平衡感觉和思考,所以欧比旺觉得现在还不能放心离开。既然不能拒绝也不能离开,那么能不...

14 Feb 2017

非绝地学徒 -3/10

-- Chapter 3 --

塞拉农这种打落牙齿和血吞的做法导致他们最终找到银行业联盟贷款,同时不得不砍掉很多花费,其中就包括雇佣航多这伙海盗劫掠曼达洛控制下的航道的费用。曼达洛星系控制着外环星系进入海底眼走廊(HydianWay)的入口,那里是内外环星系通商的必经之路。于是航多只好做回打劫商船勒索赎金的老本行,但是缺少政府资助的经费和军火,凡事只能靠自己抢,日子过得大不如前,所以当詹戈费特找到他雇他绑架杜库伯爵的时候,虽然他清楚风险很大,但他还是同意接这一单生意。他的想法是即使詹戈不给钱或者给不了他许诺的那么多钱,他还可以从瑟里诺那边勒索赎金,总之杜库伯爵应该不是个赔钱货。

詹戈对杜库...

14 Feb 2017
1 2
© 苗斑 | Powered by LOFTER